Subscribe RSS

Archive for 九月, 2008

面對死亡、活出生命 九月 29

大家都知道,醫學中心是守護健康的最後防線,而加護病房又是醫院中的最後防線,被送進加護病房的病人就是被宣告病危的病人。每天面對的都是一些病的相當嚴重、生命垂危的病人,醫生雖然盡力想幫病人的忙亦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雖然大部分病人都能健康轉出加護病房或出院,但是仍有一部份的病人變成必須依賴機器而「活著」,也有一部分的病人在藥物和機器的支持下多活了一些時間後離開這個世界,不禁會使個人想了解到底生命真正的價值在哪裡?尤其對最後那部分的病人,我們所努力的到底是讓病人活著還是把病人死亡的過程拖延變長而已。

幾年前,有本書名叫「前世今生」,是由一位外國心理醫師在催眠病人後的一些不可思議的故事,說明了生命輪迴的現象。近年來,「西藏生死書」更詳細描述人死後將遭遇到的種種狀況,更具體的指出生命輪迴的過程。在佛教徒的觀點,生命就是靈魂輪迴轉換的過程,就像車子壞了、就要送修;修不好了,就要捨棄舊車換部新車,當這個肉身病了、就要醫治;壞到不能再使用了,就會死亡而再投胎另一個肉身,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即使不相信靈魂的人,應該也要了解所有以往的生命,都是必須結束的,有史以來直至今日,尚未例外。

成大醫學院護理系副教授趙可式博士發現很多人為了種種原因,堅持要求醫師使出「十八般武藝」,繼續急救明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親人,使得患者受盡痛苦,含恨以終:

有位七十三歲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後,清楚交代後事,然後安心地接受治療。四年後,癌症復發,並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和骨骼,她自知來日無多,不但簽下「不急救」的意願書,並且交代兒孫在她往生之日,不要驚擾她,只需安心念佛,送她上西方極樂世界。沒想到,老太太瀕臨死亡前,有個兒子聲稱在遺產問題尚未擺平,兄弟姊妹還沒取得共識前,醫師絕對不能讓她斷氣,否則就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醫師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搶救」,經過多次電擊和心外按摩,這位老太太死前幾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篤信天主教的八十九歲老人樂天知命,七十歲那年就寫好「生前預囑」,希望子女在他臨終前,不要給他插管開洞,讓他安詳的返回天國。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多重器官衰竭之際,子女擔心被鄰居批評不孝,同時為了讓住美國的大哥見老爸最後一面,硬是要求醫師救到底。趙可式說,這名老人死前意識清楚,渾身沒穿衣褲,插了十幾根管子,他沒辦法說話,幾度要自行拔掉管子,護士只好綁住他的雙手,他又用腳踢表達心中的怨憤,由於扯掉導尿管造成血尿,護士又綁住他的雙腳,結果他被五花大綁地躺在加護病房,躺了兩星期,不斷流淚。最後長子總算趕回台灣,但是任憑所有子女聲聲呼喚,老人轉頭閉眼,硬是連看都不看,在無聲的抗議下,嚥下最後一口氣。

更離譜的是,有個老人已屆彌留狀態,子女請相士算命,相士說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家道會衰敗,後人會貧窮,子女拜託醫師無論如何不能讓老人死。結果,這名老人經過十幾次急救,光是強心針就打了一千多支,護士打到手軟,拖過相士講的那一天,子女終於同意醫護人員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讓他安息。

有一名四十二歲婦人罹患卵巢癌,癌細胞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不可,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當她呼吸停止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術,但急救無效。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只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嘴裡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溼了枕巾,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當他獲悉是急救的結果,心中大慟,連連捶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這種「搶救最後一口氣」造成的臨終悲劇每天都在各醫院上演。每次看到這種情形就感慨萬千,死亡是一個完整的生命最後的過程,是必經的過程,應該要放下所有煩惱,寬心接受該來的。若能了解生命確是如此,在面對臨終的病人,例如癌症末期、嚴重敗血症合併多重器官衰竭等等無法挽回的疾病,身為醫師的應該是盡量減少病人的痛苦而不是用各種方法來延長病人死亡的過程及痛苦,而家屬應該盡力安撫病人,按照病人個人的信仰方式讓他得到平靜安詳,不要讓不正確的「愛」來害病人不得善終,而病人應該放下世間一切煩惱安心養病,依照自己的信仰來期待更美好的歸處,若相信來生,懷著喜悅的心迎接新的生命,不信來生的話,也希望自己的生命有個美好的句點。

生離與死別都是人生兩大傷心事,「不捨」帶給雙方的只有傷心和遺憾,「放手」是讓生者活得更好的作法,而「放下」是亡者往生善處的歸途。

Category: 心靈休養  | One Comment